秋霞电影网在线观看伦

热线:400-691-5801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司新闻
伯安财经观察:如何做好疫情后家庭财富管理
2020/4/23

伯安财经观察:疫情过后,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都将面临复苏时间,而中国居民家庭的资本配置必将受其影响。这次疫情的影响会出现以下几个方面特征。一是居民部门对流动性的需求阶段性、短时间的增加;二是家庭资产风险偏好的下降,资产配置的保守化;三是家庭资产负债表的修正,当务之急的稳杠杆到下一步的降杠杆;四是金融理财行为,包括消费行为,进一步线上化。六是家庭收入将会下降。一个家庭“宅”,女主人网购,小朋友在线上课,男主人在线办公,老人在线诊疗,应该说宅经济的到家和在家业务现在确实处在一个风口。有一些高净值人群资产配置甚至人力资本的国际化也许在疫情平复之后会有一系列复杂而微妙的变化。当然这取决于海外疫情和国内疫情的对比。 

在全球疫情大背景下,对于每个家庭来说,过去这些年我们投资理财、财富管理的“锚”面临调整。财富增值收益率的“锚”是从最早朴素的跑赢通胀开始。中国银行业理财元年是2004年,那一年光大银行在国内率先推出了人民币理财产品。也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飞人刘翔夺得110米栏金牌。当年有一份报纸,南方报业集团创刊的《理财周报》的发刊词旗帜鲜明的提出“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第二句口号叫“跑不赢刘翔,也要跑赢CPI”。16年下来,你不理财,财不理你,但是你若理财,风险自来——忽略这一点的结果就是你惦记着别人的收益,而别人惦记着你的本金。关于理财的收益率,中国老百姓感同身受的经验是CPI数字也许不那么具有参考价值。大家慢慢发现,理财的目标,除了跑赢CPI,还有GDP,在GDP之上还有M2。

在这次疫情之前,2015年以来的“供给侧”改革、2017年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以及2018年资管新规这一轮金融去杠杆、货币紧平衡以及一系列房地产调控过程当中,趋势显现的非常清楚:家庭财富的收益之“锚”正在变化。即使就房子而言,它的“锚”也在变化。我们看到房价多年大幅度跑赢M2,也看到它在最近这两年勉强陪跑GDP。我个人觉得也许在未来,它也就是伴随CPI——当然CPI如何走,取决于很多变量。

疫情期间,有一个站在房地产行业的机构,对5000多个家庭做了一个调查,结论是56%的家庭打算疫情之后立马换房,这个数据对房地产行业是强心剂。这几天有一个热播的电视剧《安家》。孙俪所演的房屋中介的店长有一句话:“没有我卖不出去的房子”。但是现实,特别是经过这次疫情,我认为整个居民的购房需求未必如数据调查和《安家》所言,尽管货币宽松是可以预期的,但是楼市很难出现某些专家所说的疫情后明显的一波上涨。原因是多方面,第一方面是需求方的资产负债表,个人和家庭资产负债表疫情之下遭遇的冲击是非常明显的。这次疫情已经影响而且还会影响大量的行业就业,改变民众的收入预期并导致家庭资产配置的保守化;第二方面从新开工,一手房市场的供应方来说,2020年是房地产行业竣工大年,开发商基于资金压力的降价行为是普遍化的,恒大已经开了一枪,而且有陆续的跟进者。第三方面就是现在的调控政策和房贷政策对家庭加杠杆购房,对一套二套的认定标准依然是严格的,对楼市除刚需之外的其他需求其实并没有明确放松的信号。我们会看到,由于收入预期的变化和难以简单线上交易,房地产和汽车“大宗消费品”数据将会呈现全面暂停的状态。

这次疫情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影响就是对年轻一代月光族储蓄观念的冲击。前些年日本媒体有一个热门话题,叫日本的“团块时代”: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日本二战后婴儿潮出生的这些人——他们年轻的时候赶上日本在经济腾飞的黄金时代,所以这些人普遍进入了中产阶级,有房、有车、有资产。但是这些人在1990年代泡沫破灭之后,日本的经济长期不景气,大量的人在50岁的时候遭遇了裁员。现在这群人进入了老年,只能保障日常开销的基本养老金和并不充裕的存款。日本NHK电视台专门拍了一个纪录片叫《团块时代,悄然迫近的老年破产》,后来还有一本纪实录的书《老后破产—名为“长寿”的噩梦》。中国的70/80/90后未来如何优雅老去?养老的第一支柱、第二支柱、第三支柱如何安放?这是一个需要未雨绸缪的问题。

那么经过这次疫情,你要考虑自己的现金负债表,同时你还要考虑家庭在不同生命周期的需求。更重要的要回归到祖先留下来的非常朴素的财富管理的真理,中国儒家典籍《大学》里面有“生财有大道,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为之者疾,用之者舒”,后面有半句叫“则财恒足”——财富永恒满足,通俗翻译就是“你就实现财务自由了”。这也是经过这次疫情,如何做到收支平衡的资产负债管理问题——值得年轻的家庭在理财资产配置方面去反思。

这些年在商业银行私人部门工作,看到了2018年之后,市场上大量出现的是信托公司等等资产管理机构,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包装的面向各类消费金融平台资产证券化的产品。当然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孟加拉普惠金融服务的缔造者尤努斯讲过“高利贷是穷人的福利”,有需求的地方就应该有供给。但是总觉得老祖宗“量入为出”的这种观念,需要今天的一些年轻人重新把它捡起来,特别经过这次疫情之后。

另外很重要的一方面,这次疫情再次昭示中国的家庭,财富风险需要下降但是保障需要提升。这个保障,我认为概括来说:中产家庭应该标配保险,高净值家庭一定要标配家族信托。

这次疫情落到每个家庭头上的这一座山,更加深刻的启示我们,每个家庭的财富管理都应该做到稳健、旷达、慈爱。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有身后的安排,那就是信托。

到了2020年,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的尾声、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特别是新冠疫情的冲击,这种惯性和路径可能已经走到了尽头。有智慧的网友总结:中国财富管理市场4大谎言:第一是房价要跌,第二是股市要涨,第三是他还爱你,第四是贾跃亭明天回国。我觉得这四大谎言的调侃其实都是很不对的。

中国家庭理财的管理经过疫情的洗礼和冲击,涉及五个方面:

第一,家庭资产再配置,金融资产的占比会提升,房子与钞票也许在这次疫情之后就会出现彼此消长的关系,当然也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取决于我们的政策,是否会坚持原有的这种定力。

第二,低利率与资产荒,应该说经济新常态和人口老龄化,必然带来社会利率走低(恶性通货膨胀除外)。就今天的国内资产管理大环境下,在经过这次疫情和前两年的资管新规实施之后,显而易见一个迫切问题,就是非标理财面临着一个供应、出路与替代的问题。资产荒,也就是说固定收益类资产的短缺,在眼下和很快的未来就会出现。

第三,也是非常确定的结论,权益投资是相对可期的,这里面,我想多说两句,就是关于固定收益产品和净值浮动,就是权益投资产品,证券投资产品的风险辨别。

疫情给很多人的启示,包括很多人也讲保重身体是第一位,中国人老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其实就财富管理来说,我认为本金安全永远是财富管理每个理财投资者必须要关心的首要问题。即使最专业的对冲基金经理也经常说,要留在游戏当中,别出局。其实也是这个道理,要留住你的青山。

经过这些年的市场洗礼之后,我们的投资人、广大的民众如果要理财,应该理智地区分两种风险。一种风险就是净值浮动收益产品带来了短期价格波动的风险;另外一种风险,过去我们已经习惯了保本保收益——银行理财、信托、资管计划还有P2P等,但是一旦发生风险,投资者面对的是本金永久丧失的风险。价格波动的风险和本金永久丧失的风险,是今天的中国投资人一定要清醒认识的重大抉择。因为前者价格波动的风险,只会让你短期之内没柴烧,而后者,本金永久丧失,就会让你彻底青山不在。只不过由于过去这些年,大资管市场发展的路径,银行理财、信托、P2P基本上走的是一个产品固定预期收益率,机构之间价格战,客户逐利。然后整个体系刚性兑付、自我强化的过程。它往往导致我们过于关注短期净值波动的风险,而忽略本金永久丧失的风险,这是今天的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从供给侧到需求侧,特别是广大客户面临一个非常需要去警醒的问题。必须清醒认识到,疫情的冲击在很多行业和企业发生风险问题之后,理财固收的“刚兑信仰”会进一步的被打破。

第四个方面,资产配置国际化,高净值家庭海外保险、房产,包括海外信托架构和海外股权,包括一级股权和公开市场投资,下一步将会面临越来越多的需求。

第五个方面,财富管理买方化的大势。在客户四大需求之外,从跟客户密切相关的财富服务管理方式来说,服务模式的彻底买方化是一个大的趋势。社会上曾经流传一句话:“资产管理是药材,财富管理是药方,私人银行是御医”。实际上在过去这些年,所有财富管理机构基本上主要的业务是卖药材,我们药方的价值、御医作用、医生的医德医术都没有得到很好的体现。在新的行业周期和疫情冲击下的财富管理转型过程当中,财富管理的买方经纪将会遵循1.0、2.0、3.0同步叠加往前发展这样一个路径。1.0就是从卖产品向出方案,2.0是从出方案到做配置,3.0是全权委托资产管理。这个过程当中,广大老百姓、家庭、各个层次的成功人士,你所面临的财富管理服务将会有新的方式和方法来体现。比如智能投顾,比如线下理财师投资顾问,私人银行、家族办公室。相信这个过程当中将是万物生长,各自高贵。

当然这次疫情可能对线下私募类的财富管理行业冲击是最大的。比如像信托和三方理财,其实信托还好,它毕竟是持牌金融机构,而且它的产品发行、相应的运营,可能在它合规代销渠道和自销渠道、电子化也有一定的进展。但不得不说银监会过去这些年对信托线上销售给予的政策推动是不够的,这也会导致信托在这次疫情当中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话题转换回来,整个财富管理行业的全渠道模式转型和全媒体多元化交付服务,可能是一个行业的共识。我们以后一定要全方位的赋能理财师,用数字化的方式展业。但它并不意味着人就不再重要了,财富管理以人为本,依人为本,依靠客户对理财师和平台的长期信任,依然是最最重要的的事情。财富管理所带来的有温度的服务,有深度的方案和有广度的资产配置,依然是非常重要的。回望历史,我们非常清晰的看到,中国充满了生机与活力的大资管、大财富管理行业,是如何修炼成了保本理财的过渡,以及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了刚性兑付的信仰。这个过程对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来讲也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因为机构刚性兑付,产品价格战、客户逐利是一种恶性循环,这个过程导致平台和理财师的价值迷失。现在新的转型,需要我们自己包括所有的理财人,重新审视价值投资的光辉。

最后分享家族财富传承的一些看法。

这次疫情期间,大家都宅在家里,每个人对亲情,对社会,对哲学,可能有更深的思考。我觉得对家族传承,对财富传承来说,任何时代的瘟疫和动荡,对每个能够传过三代,富过五代的家族,都是一个必考的挑战。

我们看历史,凡是能够把家族的产业、家族的事业和品牌传过三代以上的,基本上他们都做了一些类似的布局,这些布局有些是在不同的时期做的,但是如果穿过历史来看,有些道理其实是相通的。这个道理是什么呢?

第一,你要有谨慎的财务策略,慎用杠杆。北欧瑞典,一个隐形但是非常令人尊重的家族叫瓦伦堡家族。说起它的名字可能很多人陌生,但是说出家族所控制,投资参股的产业,每个都是耳熟能详的,比如说爱立信、ABB、欧银行等等。鼎盛时期,这个家族控制了斯德哥尔摩证交所40%,参股了40%的上市公司。它的六代传承很重要的一个经验就是你要有谨慎的财务策略。

第二,长期资产配置。所谓长期和前面讲的价值投资是一样的,除了长期能够让你看到坡道和雪的价值,更重要的是只有长期才能降低你的交易成本和犯错误的机会成本,这点往往也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家庭资本和企业资产的风险隔离、底线思维和架构安排。这里主要是家庭、企业、个人的资产负债之间的防火墙。如果是对大的家族,人力资本的多元化和资产配置的多元化是同样重要的。我们今天说财富,说家族的一个代名词就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如果你看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历史,你会发现老罗斯柴尔德最精明之处是把五个儿子分别派到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德国法兰克福、意大利的那布罗斯和奥地利的维也纳,用家族银行给这五个儿子分别做投资,让他们分散地域经营的风险。后来的历史我们也看得很清楚,在欧洲大陆的维也纳、那布勒斯和法兰克福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这三个分支都没落了,但是法国和英国传承下来,迄今为止依然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控制着很多我们感受得到的事业和品牌。

第四,疫情给中国家庭经济收入所带来的冲击其实都是暂时的。这个过程当中,始终需要你自己去坚持一些本来就应该坚持的东西,认清大势,认清自身,明确家业的定位,做好家族理财配置合理化,还有保持低调的家风家教,同时还有很重要的就是财富精神和家族慈善。 

最后,家族财富管理需要一个周全、分散和辽远的考虑,需要综合运用金融、法律和文化的问题,金融为术,法制为本,文化为魂。财富管理在今天作为一门必修课,需要用心去思考,用心去规划,当然“术业有专攻”也要去信任托付那些值得信任托付的人和机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许会经受收益起落的情绪循环。但是只要我们坚持长期的价值投资,把财富做良善的规划,将风险管理的顶层设计放在家业管理的每一步和每一天——相信每个家庭,也祝福每个家庭,在这次疫情之后春暖花开,财运亨通。(伯安投资咨询整理)


本文网址:/Newsview.asp?id=479
上一条: 春节放假通知
下一条: 伯安财经观察:在线理财需求明显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