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电影网在线观看伦

热线:400-691-5801

投资信息

当前位置 :首页 > 投资信息
伯安财经资讯:资本寒冬下信用卡代偿公司却排队上市
2018/11/15


  ▲2013~2020年中国信用卡数量及增长率

  6月21日,维信金科在港交所上市;

  7月13日,51信用卡也成功挂牌港交所;

  9月19日,小赢科技登陆纽交所;

  9月29日,萨摩耶金服披露招股说明书,计划在美国上市。

  今年下半年的互金平台接连上市,好像是去年四季度的情景再现。彼时,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等平台相继赴美IPO,掀起了一股内地互金企业海外上市的热潮。

  但和去年上市的现金贷、P2P平台不同的是,今年互金上市出现了明显的风口转向,上述几家平台有一个共同的标签——信用卡代偿。维信金科旗下维信卡卡贷、小赢科技旗下小赢卡贷、萨摩耶金服旗下省呗,都是典型的信用卡代偿平台。

  信用卡代偿平台通过为用户一次性还清信用卡,用户再向平台分期还款,赚取利息差。有机构预测,这是一个万亿规模的大市场。

  几家上市平台近年来的业绩增速也印证了代偿业务的潜力:维信金科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从2015年的1.78亿元增长到141.69亿元,占比从5.1%提高到57.7%;截至2018年6月,小赢卡贷累计放款额266.5亿元,在贷余额131亿元,从产品面世到如今百亿规模,小赢卡贷只用了一年半时间。

  艾瑞咨询的一份报告指出,2012年到2016年,我国信用卡期末应偿还信贷余额由1.14万亿元人民币上升至4.06万亿元人民币,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7%,信用卡市场的蓬勃发展,为信用卡代偿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据其测算,2017年信用卡代偿市场容量在2.71万亿元左右。

  信用卡代偿平台的业绩能够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吗?银行信用卡市场的蓬勃发展真的能够转化为信用卡代偿业务的发展吗?这恐怕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互金上市风口转向

  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简普科技、乐信,去年的互金上市潮从10月延续到了12月底。这其中,趣店作为现金贷的代表登陆资本市场,在经历了风波和质疑之后,想要将业务向汽车金融拓展。和信贷、拍拍贷是典型的P2P平台,简普科技(融360)主要提供金融搜索服务,通过为第三方机构导流盈利,乐信旗下则包括消费分期平台分期乐、互联网理财平台桔子理财以及互联网金融开放合作平台鼎盛资产。

  一年时间,这些平台褪去了上市时的光环,股价悉数滑落。《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了去年上市的所有互金平台股价跌幅情况,截至11月9日收盘,跌幅最大的是趣店,从上市首日开盘价34.35美元跌到了4.2美元,跌幅达88%。维信金科和信而富的跌幅也超过了60%,分别由上市首日开盘价20港元、6.65美元跌至7.08港元、2.46美元,跌幅分别达到65%和63%。此外,拍拍贷、和信贷、小赢科技、51信用卡、简普科技和乐信的股价相比于上市首日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跌。

  经过了上半年的静默之后,国内互金平台上市潮在今年下半年再次开启,从6月份上市的维信金科到最近披露招股书的萨摩耶金服,数家互金平台已经或者即将登陆海外资本市场。

  与去年的现金贷标签不同,今年,这些平台的标签变成了信用卡代偿。今年6月,维信金科在香港上市,其主要业务包括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消费信贷产品、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其中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的贷款实现量在全部贷款实现量中占比最大。

  接下来是7月份,51信用卡在香港上市,其主要提供个人信用管理服务、信用卡科技服务以及在线信贷撮合和投资服务。截至2018年6月30日,51信用卡旗下“51信用卡管家”应用累计管理的信用卡数目已达1.19亿张。

  随后9月,小赢科技登陆纽交所。成立于2014年3月的小赢科技,旗下包括P2P平台小赢网金、信用卡代偿平台小赢卡贷、互联网理财平台小赢理财等。根据奥纬咨询的报告,从贷款余额来看,2016年12月面世的小赢卡贷到2018年6月底,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信用卡代偿产品的提供方。

  即将打开海外资本市场大门的还有萨摩耶金服,其在9月29日披露了招股书。萨摩耶金服成立于2015年5月,主要产品为“省呗”,为用户提供信用卡管理、优惠用卡指引、信用卡跨行账单分期等互联网金融服务。

  快速增长的业绩

  密集登陆资本市场背后,是这些以信用卡代偿为主要业务的平台的快速增长的业绩。首先来看维信金科。招股书显示,维信金科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从2015年的1.78亿元增长到141.69亿元,占比从5.1%提高到57.7%;消费信贷产品从2015年的6355.5万元增长到2017年的78.6亿元,占比从1.8%增长到32%。而线上至线下信贷产品的贷款规模则不断缩小,从2015年93.1%的高位占比减少到了10.3%。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维信金科的总收入为人民币12.71亿元,同比增长15.5%,其中净利息收入10.56亿元,同比增长6.1%,贷款撮合服务费5720万元,同比增108.8%,经调整净利润9560万,同比增长6.6%。就贷款实现量而言,2018年上半年,信用卡余额代偿产品的贷款实现量达到61.36亿元,同比增长约20%,占到维信金科全部贷款实现量的63.7%,占比较去年同期增长了9.1个百分点。

  小赢科技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小赢科技促成贷款量为人民币198.79亿元,2017年全年促成贷款量344亿元,2016年为189.96亿元。其中,2018年上半年,小赢卡贷促成贷款量为138.34亿元,已超过2017年全年的促成贷款量,在全部促成贷款中占比约70%。截至2018年6月,小赢卡贷累计放款额266.5亿元,在贷余额为131亿元。

  与此同时,小赢科技的营收和净利润也在快速增长,招股书显示,其营收从2016年的2.3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7年的17.87亿元,2018年上半年营收便达到了18.48亿元。在净利润方面,也从2016年的亏损1.2亿,增长到2017年的盈利3.39亿元,而2018年上半年盈利已超过了2017年全年,达到4.43亿元。

  萨摩耶金服则在今年上半年扭亏为盈。招股书显示,萨摩耶金服的营业净收入从2016年的人民币5300万元增长至2017年的2.4亿元,涨幅达353.5%,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达到人民币2.3亿元,同比增176.8%。净亏损从2016年的9400万元人民币降至2017年的6700万元人民币,2018年上半年扭亏转盈,实现净利润2560万元人民币。

  就贷款实现量而言,萨摩耶金服2016、2017以及2018年上半年分别为27.67亿元、76.64亿元和67.16亿元,其中信用卡代偿产品的贷款实现量分别为27.49亿、57.26亿和28.28亿元。

  市场规模几何?

  今年下半年互金上市的风口转向,信用卡代偿平台走到了资本市场的聚光灯下,平台快速增长的业绩仿佛也让人们看到了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艾瑞咨询在《中国信用卡代偿行业研究报告(2017)》(下称《报告》)中分析指出,按照银行信用卡生息资产规模估算,2017年信用卡代偿市场容量在2.71万亿元左右,并预计在未来三年间保持38.6%的年化复合增长率。从目前的市场发展情况来看,2017年信用卡代偿的贷后余额在870亿左右,对市场容量渗透率在3.2%左右,行业还处于能力建设阶段,整体发展空间巨大。

  迅猛增长的信用卡发卡量给信用卡代偿业务带来了足够的想象空间。上述艾瑞《报告》指出,2007~2016年,中国信用卡存量增长了5倍。而2012年到2016年,我国信用卡期末应偿还信贷余额由1.14万亿元人民币上升至4.06万亿元人民币,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37%;信用卡授信总额由3.49万亿元人民币上升至9.14万亿元,信用卡授信使用率由32.7%上升至44.5%,信用卡市场的蓬勃发展,为信用卡代偿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个人信用报告日益重要,如何查、怎么用、不良记录如何补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总结了一套攻略,关注“添升金融”回复“信用报告”获取。)

  小赢科技的招股书描述了信用卡代偿产品借款人的典型形象。在2018年前6个月,小赢卡贷的借款人大多数是20多岁或者30岁出头,他们中有约90%的人拥有一万元以上的银行信用卡额度。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信用卡余额代偿客群定位十分精准,瞄准的是3亿信用卡持卡用户,具有很高的辨识度。相比其他场景,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在起步阶段获客成本相对低廉,为平台的高速增长奠定了基础。

  数据显示,国内信用卡发卡量、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仍在增长。今年6月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蓝皮书(2018)》显示,截至2017年末,信用卡累计发卡量7.9亿张,当年新增发卡量1.6亿张,同比增长25.9%,信用卡累计活卡量5.8亿张,当年新增1.3亿张,同比增长29.7%。

  来自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末,银行卡授信总额(银行卡授信总额为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的授信总额之和)为13.98万亿元,环比增长6.40%;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6.26万亿元,环比增长7.83%。银行卡卡均授信额度2.19万元,授信使用率44.76%。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756.67亿元,环比增长6.35%,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1.21%,占比较上季度末下降0.02个百分点。

  随着信用卡持卡人数的上升,以及应偿贷款的余额增加,一定能够带来信用卡代偿业务的增长吗?对此,信用卡资深研究人士董铮表示,从信用卡发卡量来看,卡量在增长,授信额度在增加,应偿总额也在增加,对于代偿的需求可能会随之增加。不过,信用卡发卡量和代偿平台的增长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他强调,信用卡代偿只是小贷业务的一个细分场景,本质仍然是给用户发放一笔贷款,用户从欠银行的钱变成了欠小贷公司的钱。

  薛洪言表示,正常情况下,信用卡余额代偿解决的是持卡人的短期流动性问题,此时,业务模式是可持续的;而在特定情况下,信用卡余额代偿会成为持卡人化解不良风险的工具,以维持表面上的良好征信,此时,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便存在“接盘侠”的风险。

  薛洪言还指出,虽然信用卡余额代偿并不是完整意义上的以贷还贷,但应偿账单本质上也是银行贷款,在监管政策上始终存在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信用卡余额代偿的市场需求中,相当大的市场蛋糕已经被发卡行的账单分期业务切走,账单分期业务未覆盖的客群,资质相对较差。左有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右有银行信用卡账单分期的挤压,信用卡余额代偿未必是值得长期专注的生意。(每日经济新闻 记者 肖乐 )

  


本文网址:/Newsview.asp?id=448
上一条: 银保监会:银行保险业要支持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
下一条: 伯安财经资讯:新老划断 结构性存款谋突围